KugaMun('▽'〃)

这里mun,混逆转,大逆,HP,aph和凹凸,欢迎扩列:237085372

【德哈】关于德拉科·马尔福杀人的审判(一)

  ——ooc注意
  ——(伪)悬疑
  ——战后
  ——有私设人物
  ——精(yòu)彩(chòu)绝(yòu)伦(cháng)预警

  这是对食死徒被清剿后第一个使用阿瓦达索命咒的巫师的审判。石头垒砌的墙壁在向外散发着森然的寒气,点燃的火把也未能温暖这间幽暗的深室。尽管新部长上任后就废除了摄魂怪参加审判的规定,第十审判室带给受审者的威压,还是没有减轻。
 
  铂金色头发的青年被禁锢在椅上,神情淡漠而矜贵,仿佛不是在面对威森加摩的拷问和威压,而是在面对学生时代的宿敌。

  第一排正中间位置坐着的棕褐色头发的女子开始说话了。她的声音毫无波澜,把残忍可怖的案情的陈述生生变成了一场科学的报告。“一月十日之审判,审理前食死徒,圣芒戈治疗师德拉科·马尔福使用阿瓦达索命咒杀害原魔法法律执行司司长哈利·波特一案。”说到这里,女子的声音才有了些微的颤抖。

  “主审问者:魔法部部长赫敏·格兰杰-韦斯莱;魔法法律执行司代理司长,傲罗队长罗恩·韦斯莱;高级副部长伊洛诺斯·摄尔修斯。审判记录员:西斯柯·特洛克斯。本庭允许所有威森加摩成员加入审问。”

  赫敏表情漠然,从文件中准确地抽出一卷羊皮纸,将其展开,平静地读道,“本庭指控被告方有如下罪行:在一月八日的深夜,对角巷蜂蜜公爵的门口,被告与受害人发生争执,运用阿瓦达索命咒杀死了被告。此行为触犯了新修改的禁咒与杀人相关法律,根据新修改的刑事法律,你将会——”

  “被判处永恒监禁。”伊洛诺斯接过赫敏部长的话,微微笑着,探过身盯着泰然自若的被告,“你对于刑罚没有任何异议吧?”

  “伊洛诺斯,”没等德拉科说话,坐在部长另一边的代理司长罗恩·韦斯莱就有些冷硬地说道,“审判还是需要进行正常的程序,不能因为,”他的声音突然充斥着寒意与愤恨,“他是万恶不赦的杀人犯,就直接下判决。”

  “是的,”赫敏接着罗恩的话说道,“本庭尊重人权与程序。”她话锋一转,“那么请详述此案的起因,被告。”

  “我与波特在深夜的蜂蜜公爵门口巧遇,我首先向他挑衅,”德拉科平静地陈述着,眼睛平静地直视上方的赫敏部长,“想不到他突然怒不可遏,我们便发生了争执。于是——我用从黑魔头那里学到的阿瓦达索命咒,击杀了波特。”

  “看来可以直接下审判了。”伊洛诺斯笑意盈盈,“被告也对自己的罪行,供认不讳。”

  赫敏没有要理伊洛诺斯的意思,只是说,“在深夜巧遇的背景十分牵强。”

  “我那时去对角巷散心,我相信魔法部从来就没有荒诞的宵禁方面的规定吧?”铂金发色的青年扯扯嘴角,露出一个嘲讽的笑。

  “看来这位被告,真的和所有其他的被告都不一样。其他人努力脱罪,而你在努力为自己定罪。直接给这位肮脏的食死徒来个痛快吧,部长大人。”伊洛诺斯转过头,森森然地盯着部长。

  “再等等,伊洛诺斯,”赫敏没有转过头与这位残忍却高效的副部长对视,而是依然与德拉科对视着,“等到召唤完我们的证人。”

  罗恩·韦斯莱清了清嗓子,“有请证人入庭。”一个怯怯的青年走了进来。

  “——证人纳威·隆巴顿。”罗恩·韦斯莱如是说道。

  “你不会也想说你是和他们巧遇的吧?”伊洛诺斯嗤笑一声。

  “没……没错。”纳威稍小声地说。

  “在我看来,你们说的根本就是谎话,”伊洛诺斯说,“深夜巧遇的可能微乎其微,三人巧遇于同一时间同一地点的可能更是少之又少。你们到底是两人一起还是三人一起我不知道,但是威森加摩想知道你们说谎的目的。”伊洛诺斯脸上依旧保持着微笑。

  “纳威·隆巴顿。”赫敏部长大声道,“请说出你所看到的真相。”

  “——我所看到的,与马尔福所看到的一样。只不过当时我看到的是哈利和马尔福走在一起,他们不是巧遇,而只是一同散步而已。”纳威说道,他低着头,浑身颤抖。旁边德拉科的瞳孔骤然收缩。纳威根本就不知道,“一同”这个词,会牵扯出多少麻烦。德拉科低下头心想。

  “原来如此。”赫敏说,“那么被告,你和被害人,又为何会在深夜一同去对角巷散步?”她见德拉科·马尔福没有回应,便又说,“你,我,罗恩,纳威,我们都是霍格沃茨的同学。今日我们一同端坐在这审判室中,你不只要给威森加摩一个交代,你还要给死去的哈利,还有你自己一个交代。”赫敏的声音有些颤抖。

  “……是的。”德拉科复又抬起头,直视着神情各异的众人,“请各位……提取我的记忆吧。”他的眼中弥漫着雾霭。

  罗恩狠狠地走下来,似乎想要靠脚步声击溃德拉科。他掏出那根十分熟悉的魔杖,德拉科闭上眼睛,让绵延的银丝被抽出。罗恩一挥魔杖,审判室的中间,就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冥想盆。他将记忆注入其中。

  “请各位,观看我的记忆。”德拉科恢复了淡淡的神色,还有种微微的忧伤。

  盆中,一个黑色头发碧色眼瞳的青年出现在夜色中。只听他轻轻唤道:

  “德拉科……”





  —待续—
 
 

脑洞而已_(:з」∠)_

几百年没有更新lof的我终于更新了_(:з」∠)_最近学业太重所以没有更lof,请见谅。脑洞大概就是想写哈利和德拉科在成人的魔法世界尔虞我诈,相爱相杀,最终修成正果的故事(ง ˙ω˙)ว 可能会成文,但是无限拖后(ง •̀_•́)ง对那些还没有取关我的小天使表示感谢(。・ω・。)ノ♡谢谢你们支持我一个又懒又笨的文渣,谢谢!!!!!

【德哈】吸血鬼设定 当我吻上你的獠牙(完结)

  主德哈,副cp卢修斯x西弗勒斯,斯科皮x阿不思


  德拉科是个吸血鬼。德拉科·马尔福是个年轻的,不谙世事的小吸血鬼。他还没有建立起巫师和吸血鬼不同的意识,还没有咬破肮脏的皮肤摄取鲜美血液的欲望。他的家族,马尔福,既是声名赫赫的纯血巫师世家,也是阴森的夜里猎取血浆的刽子手家族。

  每一个马尔福,生来就是吸血鬼了。然而这一代的马尔福,德拉科·马尔福,不仅没有被喂食血液,还被送去了霍格沃茨而不是更容易接纳他的德姆斯特朗。在英国巫师的想法里,吸血鬼总是卑贱的。他们在昏黑的夜里出没,用长长的獠牙刺进人的脖颈,吸出他们的血液……马尔福家族寻求改变。于是马尔福家族将德拉科送往霍格沃茨,希望他学会高尚的魔法,将来能有尊严地活着,而不是作为吸血鬼,畏手畏脚地活在深深的黑夜里。

  “德拉科·马尔福。”麦格教授叫道。德拉科走向分院帽。“嗯,”分院帽的声音在德拉科的脑海里响起,“你不是一名绝对的斯莱特林……你更像来自……遥远的……”

  不要再说下去了。斯莱特林。斯莱特林。斯莱特林。

  “嗯……既然你这么说……那就斯莱特林。”分院帽大声叫道,“斯莱特林!”

  后来德拉科就后悔做了这么一个决定,分到纯血统巫师众多的斯莱特林,而不是拉文克劳,赫奇帕奇,甚至是鲁莽的格兰芬多……然而现在的他,还在为逃脱分院帽的探询而沾沾自喜。

  吸血鬼还是有吸血鬼的本能的——无论他如何把自己伪装成一名纯血巫师,无论他学了多少魔法,无论他的教父如何帮他遮掩身份——真相,总有一天会在肮脏的灰影下现形。“你要记住,德拉科,”他的父亲在说出一连串的告诫后突兀地说,“永远不要爱上一名巫师。记住,你本质是流淌着血族血液的吸血鬼,而不要沉湎于人类的生活。”他在以后,在为情所伤的那个日子里,才明白这句话的真正含义。

  作为血族,永远不要爱上另一个世界的巫师。

  他的教父是一名巫师,而不是什么吸血鬼。他总感觉自己的父亲,卢修斯·马尔福和自己的教父,西弗勒斯·斯内普之间,缭绕着一种悲伤的氛围……那一天他的教父递给他一瓶魔药,药剂泛着淡淡的红光——“控制不住自己的时候,就喝这个。”所有人,都以为德拉科的伪装天衣无缝。可事情的一切还是败露了——就在那个男孩的面前 ,在那个动情的午后。

  “德……德拉科……”拥有漂亮的绿色眼睛的救世主被他压在墙上,眼中充满了害怕,甚至期待。“放心吧,”他说,“不会有人的。”这个时候德拉科已经把父亲和教父的告诫抛在了脑后,满脑子想的都是眼前柔弱的,鲜美的救世主。
 
  “吸血鬼的原罪……”当时他的父亲眼中充满了伤感和黯然,从沙发上站起来,声音和着壁炉噼噼啪啪的烧火声传到年轻吸血鬼的耳朵里,“是不可改变的。我希望你永远也不懂——”卢修斯抬起头,像是想起了某个人,“可是,我们注定要接受巫师们不用接受的考验。比如——情感。”

  德拉科也想过情感的问题……当然是对救世主的情感。进校几年来,他从没有过吸血的欲望,于是他就以为……自己永远也不会……有吸血的欲望了。他当时是这么对教父说的,而他的教父斯内普教授只冷哼一声,说了一声“可笑”。

  这个时候,德拉科却发作了。他在哈利·波特,他喜欢的男孩面前发作了。他的眼瞳变为猩红,露出长长的獠牙,不顾哈利的反抗……就刺入了他柔嫩的脖颈。

  “所以你……”当晚,德拉科向斯内普告假,回到了家里。他的双眼中充满了恐惧……和后悔。卢修斯听了他讲述一切,沉吟了一会,说,“还是爱上了一名巫师……呵。这大概是我们马尔福家族的诅咒吧。”

  “父……父亲……”德拉科的心中充满了撕裂般的躁动,不安和后悔,“我……怎么办……”

  卢修斯长叹一口气,“这样吧,给你讲一个故事。”卢修斯望向深深的,黑暗的夜空,“那个时候……我和西弗勒斯……还都是霍格沃茨的学生。”卢修斯颤抖着叹了口气,回忆起那遥远的过去。

  那个时候……卢修斯和西弗勒斯还都是霍格沃茨的学生。大概是马尔福家族的原罪或是吸血鬼的欲x望作祟……?卢修斯爱上了西弗勒斯,爱上了缠着那个男孩,爱上了看着他生活。可是他们的距离,亲近又疏离。

  卢修斯在那个夜里吻了西弗勒斯。西弗勒斯没有抵抗,但是也没有主动接受。他只是用平静无波的眼睛盯着把他压到墙角的卢修斯。那双眼睛好像不会哭也不会笑,只是有水波浅浅地流动。“西弗……西弗勒斯……”

  和德拉科一样,他也没有控制住自己。但是西弗勒斯是爱他的——他虽没有主动迎接他的侵略,却也没有抵抗和离开。他们之间只是淡淡的,再也回不到以前的日子。“巫师和吸血鬼永远都不能在一起,德拉科。”卢修斯这么说,眼中有着深深的哀伤,“不过……既然你喜欢他,就去找他吧,德拉科……告诉他你喜欢他。吸血鬼的生命很长,巫师的生命很短。哈利·波特能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时间,比起你的一生来说,不过是眨眼一瞬。趁他还活着,告诉他。……别留下遗憾。”

  德拉科的头深深地低着,叫人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。

  他确实告诉了哈利·波特。他对他说他爱他,他是个吸血鬼……他什么都说了。可是哈利却恐惧而厌恶地推开了他……那个晚上,他看到哈利亲吻金妮·韦斯莱。

  呵……第二天,他嫉妒得近乎发狂。他将他深深爱着的救世主,推入了黑色的湖水中。他还是把他救上来了——带着悔恨和愧疚。要是他不是个吸血鬼该多好……被救上岸来的哈利紧闭着眼,没有一丝生命的迹象。

  十几年后。

  在车站,小吸血鬼斯科皮·马尔福对巫师阿不思·波特一见钟情。他忘记了他父亲德拉科对他说的:“永远不要爱上一个巫师。”



  FIN.

【德哈】下了药的情人节巧克力

  是 @那年花开 小天使提供的梗wwwww(有小天使愿意提供梗超开心的(。・ω・。)ノ♡)这是情人节贺文,春节贺文明天发wwww
  兽化注意,ooc注意,婚后同居注意!!!

  “他不会忘了今天是情人节了吧……”黑色头发的青年坐在窗台旁边,看着外面的风景。近些年由于麻瓜文化的进入,巫师界也开始流行一些麻瓜节日——其中就包括情人节。而今天就是情人节。
 
  街道上穿着巫师长袍的人们成对出现,在初春的阳光下显露出美好的灿烂笑容。而他却……还没有回来,今早醒来的时候他也没有祝哈利情人节快乐,只是匆匆地走了,说是“圣芒戈有活干”。是真的忘记了吗……还是……不想和他一起过情人节了呢……哈利有点落寞地看着窗外的风景。

  “傻瓜。”突然哈利感到一股力量压在自己的头顶。他一转头,就与那双灰蓝色的眼瞳相遇。“情人节快乐,疤头。”铂金色头发的青年说,递出一盒装饰精美的巧克力,展开双臂,等待哈利的拥抱。

  “呜……德拉科……”哈利飞扑到他的怀里。“好啦好啦,”德拉科声音温柔,“先吃巧克力吧。”毕竟——这巧克力可决定着他今天的幸♂福呢。“嗯……”哈利撕开漂亮的包装纸,打开盒子,将一块巧克力轻轻放入口中。

  香醇的甜意在口腔里慢慢散开,甜蜜的液体夹心暖暖的,像两个人之间流动的情意一般温暖了他。好甜。哈利想。“那么……这里面的夹心是……”

  “是药啊。”德拉科坏笑着抱住了哈利。“诶??!!”哈利感觉到了,很热。前端的炙热不受控制地起了反应,后面也……他的头顶,也感受到了什么。

  “哈利。”德拉科摸着哈利头顶毛茸茸的尖耳朵,笑着说,“你是最可爱的猫。”

  “唔——”哈利知道了现在自己是什么样子。头顶长出猫耳,后面长出长长的尾巴……更可怕的是,那尾巴还很愉悦地向上摇着。德拉科摸摸哈利的尾巴根部,这让哈利差点舒服地叫出来。

  “帮我……解除……”哈利感觉到非常之热。“哈……哈啊……”

  “想要解除只有一个方法哦,”德拉科凑近哈利说,“把你自己当做情人节礼物,送给我。”说着,德拉科拿起粉红色的缎带,把哈利绑了起来。

  太诱人了。德拉科想。猫一样的哈利被缎带绑着,绿色眼睛里充满雾气……就像任人摆布的私人宠物……

  车车车

  FIN.

  嗯。结束了。_(•̀ω•́ 」∠)_还请红心蓝手加关注,谢谢了!(。・ω・。)ノ♡

【德哈】谜一样的想法

  “哈利·波特。你给我记好了。就算我堕入地狱,就算我身处污垢之中……也不会忘记你……后会有期。”他转过身,投入漆黑冰冷的湖中。
  “后会……有期。”哈利收回伸出的手,看着他在水中渐渐消失。
  多年后。
  一切安好。
  只有他不在。

  这大概是个脑洞……请别催更,我最近累得要死。_(•̀ω•́ 」∠)_

  感觉到了人生的感觉……伴随着这个音乐做英语阅读的时候居然动情了……感动到哭。“I cannot make differences for everyone,but I can make a difference for this one.”真超级好听_(•̀ω•́ 」∠)_

【德哈】牛郎店设定

  #只是个脑洞而已#

  #超短的脑洞#

  #以后可能会成文#

  #最近穷到吃土#



  德拉科是个牛郎。他铂金色的头发,英俊的外貌,修长的身材,使得许多客人慕名而来。然而德拉科一直拒绝有肢体接触,只是聊天而已,却也成为了头牌牛郎。

  拒绝的原因,是自己还偷偷喜欢着学生时代的死对头——哈利·波特。然而有一天,哈利和金妮吵架赌气,来到牛郎店,正好碰到了德拉科。

  于是,两人干柴烈火。

  设定超带感的啊啊啊啊啊(我写着十分愉悦),别的文也会速更的,希望你们用点小红心小蓝手评论关注的方式来催更(。・ω・。)ノ♡我在动车上还坚持码字,快表扬我xxx(就是在烧流量啊)

怎么捏也捏不出来好看的……

【德哈】摩尔斯电码的答案

  #这里感谢  @LAPALCE02  的脑洞提供,我好开心#

  #感谢大家喜欢,这篇文作为点梗礼物送给大家#

  #是关于摩尔斯电码的小甜饼#

  #我们开始扒#

  “嗯……”哈利专注地做着笔记,“I是两个短音……‘di,di’……”他最近不知什么原因,迷上了学习摩尔斯电码,或许是因为想用电码拼出那个人的名字吧。“D——R——A——C——O——就是da,di,di——di,da,di——”他才拼出两个字母,就听到了那个熟悉的声音。(da表示长音,di表示短音)

  “嘿,疤头,”铂金色头发的青年说,“干什么呢?”德拉科把身体斜靠在桌子上,问。

  哈利没有回答,只是说,“没想到你会来图书馆啊,马尔福。”

  “我不能来吗?”德拉科不顾哈利的抗议拿起哈利手中的书翻了翻,“哟,你还学摩尔斯电码啊,波特。”

  “你知道……摩尔斯电码?”哈利有些惊讶,转过头来看德拉科。没看出来啊……

  “你这是什么眼神……”德拉科不满地摇摇头,“不信你给我出道题。”

  哈利思考了一会,半信半疑地点了点头。他流利地写下无数的点和横线。他没有想那么多,只是写下了一句文法完全不通的“I LEAVE U”,交给了德拉科。

  “di,di——di,da,di,di——”德拉科一字一字地译着电码,突然笑了。“你这是在向我表白吗?”他将羊皮纸递给哈利看,露出一个拽拽的笑容。

  I lOVE U……“什……什么啊!”哈利拿到写有题目的羊皮纸仔细端详……觉得不对又对照了一遍密码表……天啊!真的是!I LOVE U!等等……我之前写的是什么来着……

  德拉科背在身后的那只手,挥舞魔杖把那张写着“I LEAVE U”的羊皮纸变走了。

  “既然如此……”德拉科正了正身子,“我也给你出道题吧。”他拿起一张羊皮纸,写了写交给仍在慌张中的哈利。他真可爱啊。德拉科勾起嘴角。

  “这是……”哈利接过羊皮纸,“ME TOO。”哈利颤抖着抬起头,撞上了一双盈满笑意的眼睛。

  “我喜欢你,疤头。”德拉科说。

  哈利沉默了一会,也笑了。绿宝石一样的眼睛闪烁着光芒,“Me,too.”

  德拉科为什么会对麻瓜的摩尔斯电码感兴趣?

  ……因为哈利感兴趣啊。

  FIN.

  这里顺便推首曲子……Ludovico Einaudi的《Experience》,炒鸡好听的纯音乐!(适合看虐文的时候使用)又及,推销一下自己……(emmmm你又没脸了),请大家多点心点手评论关注,谢谢!(鞠躬)还有安利一下自己的文……吸血鬼那个……这么冷的天我还码字,快夸我啊!!!╮( •́ω•̀ )╭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亚双义我对不起你啊(请大家注意一下书名)ಥ಼ ர் ಥ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