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ugaMun('▽'〃)

这里mun,混逆转,大逆,HP,aph和凹凸,欢迎扩列:237085372

【德哈】关于德拉科·马尔福杀人的审判(一)

  ——ooc注意
  ——(伪)悬疑
  ——战后
  ——有私设人物
  ——精(yòu)彩(chòu)绝(yòu)伦(cháng)预警

  这是对食死徒被清剿后第一个使用阿瓦达索命咒的巫师的审判。石头垒砌的墙壁在向外散发着森然的寒气,点燃的火把也未能温暖这间幽暗的深室。尽管新部长上任后就废除了摄魂怪参加审判的规定,第十审判室带给受审者的威压,还是没有减轻。
 
  铂金色头发的青年被禁锢在椅上,神情淡漠而矜贵,仿佛不是在面对威森加摩的拷问和威压,而是在面对学生时代的宿敌。

  第一排正中间位置坐着的棕褐色头发的女子开始说话了。她的声音毫无波澜,把残忍可怖的案情的陈述生生变成了一场科学的报告。“一月十日之审判,审理前食死徒,圣芒戈治疗师德拉科·马尔福使用阿瓦达索命咒杀害原魔法法律执行司司长哈利·波特一案。”说到这里,女子的声音才有了些微的颤抖。

  “主审问者:魔法部部长赫敏·格兰杰-韦斯莱;魔法法律执行司代理司长,傲罗队长罗恩·韦斯莱;高级副部长伊洛诺斯·摄尔修斯。审判记录员:西斯柯·特洛克斯。本庭允许所有威森加摩成员加入审问。”

  赫敏表情漠然,从文件中准确地抽出一卷羊皮纸,将其展开,平静地读道,“本庭指控被告方有如下罪行:在一月八日的深夜,对角巷蜂蜜公爵的门口,被告与受害人发生争执,运用阿瓦达索命咒杀死了被告。此行为触犯了新修改的禁咒与杀人相关法律,根据新修改的刑事法律,你将会——”

  “被判处永恒监禁。”伊洛诺斯接过赫敏部长的话,微微笑着,探过身盯着泰然自若的被告,“你对于刑罚没有任何异议吧?”

  “伊洛诺斯,”没等德拉科说话,坐在部长另一边的代理司长罗恩·韦斯莱就有些冷硬地说道,“审判还是需要进行正常的程序,不能因为,”他的声音突然充斥着寒意与愤恨,“他是万恶不赦的杀人犯,就直接下判决。”

  “是的,”赫敏接着罗恩的话说道,“本庭尊重人权与程序。”她话锋一转,“那么请详述此案的起因,被告。”

  “我与波特在深夜的蜂蜜公爵门口巧遇,我首先向他挑衅,”德拉科平静地陈述着,眼睛平静地直视上方的赫敏部长,“想不到他突然怒不可遏,我们便发生了争执。于是——我用从黑魔头那里学到的阿瓦达索命咒,击杀了波特。”

  “看来可以直接下审判了。”伊洛诺斯笑意盈盈,“被告也对自己的罪行,供认不讳。”

  赫敏没有要理伊洛诺斯的意思,只是说,“在深夜巧遇的背景十分牵强。”

  “我那时去对角巷散心,我相信魔法部从来就没有荒诞的宵禁方面的规定吧?”铂金发色的青年扯扯嘴角,露出一个嘲讽的笑。

  “看来这位被告,真的和所有其他的被告都不一样。其他人努力脱罪,而你在努力为自己定罪。直接给这位肮脏的食死徒来个痛快吧,部长大人。”伊洛诺斯转过头,森森然地盯着部长。

  “再等等,伊洛诺斯,”赫敏没有转过头与这位残忍却高效的副部长对视,而是依然与德拉科对视着,“等到召唤完我们的证人。”

  罗恩·韦斯莱清了清嗓子,“有请证人入庭。”一个怯怯的青年走了进来。

  “——证人纳威·隆巴顿。”罗恩·韦斯莱如是说道。

  “你不会也想说你是和他们巧遇的吧?”伊洛诺斯嗤笑一声。

  “没……没错。”纳威稍小声地说。

  “在我看来,你们说的根本就是谎话,”伊洛诺斯说,“深夜巧遇的可能微乎其微,三人巧遇于同一时间同一地点的可能更是少之又少。你们到底是两人一起还是三人一起我不知道,但是威森加摩想知道你们说谎的目的。”伊洛诺斯脸上依旧保持着微笑。

  “纳威·隆巴顿。”赫敏部长大声道,“请说出你所看到的真相。”

  “——我所看到的,与马尔福所看到的一样。只不过当时我看到的是哈利和马尔福走在一起,他们不是巧遇,而只是一同散步而已。”纳威说道,他低着头,浑身颤抖。旁边德拉科的瞳孔骤然收缩。纳威根本就不知道,“一同”这个词,会牵扯出多少麻烦。德拉科低下头心想。

  “原来如此。”赫敏说,“那么被告,你和被害人,又为何会在深夜一同去对角巷散步?”她见德拉科·马尔福没有回应,便又说,“你,我,罗恩,纳威,我们都是霍格沃茨的同学。今日我们一同端坐在这审判室中,你不只要给威森加摩一个交代,你还要给死去的哈利,还有你自己一个交代。”赫敏的声音有些颤抖。

  “……是的。”德拉科复又抬起头,直视着神情各异的众人,“请各位……提取我的记忆吧。”他的眼中弥漫着雾霭。

  罗恩狠狠地走下来,似乎想要靠脚步声击溃德拉科。他掏出那根十分熟悉的魔杖,德拉科闭上眼睛,让绵延的银丝被抽出。罗恩一挥魔杖,审判室的中间,就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冥想盆。他将记忆注入其中。

  “请各位,观看我的记忆。”德拉科恢复了淡淡的神色,还有种微微的忧伤。

  盆中,一个黑色头发碧色眼瞳的青年出现在夜色中。只听他轻轻唤道:

  “德拉科……”





  —待续—
 
 

评论

热度(42)